新闻热线:15379009688,0931-4809111   新闻邮箱:zglzw2012@163.com  QQ:1538783093  

设为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兰州网  >  少儿频道  >  作文园地  >  小学生作文

我家的“锅巴”童年


稿源:中国儿童资源网 编辑:柳杨春 发布时间:2018-09-30 11:54      【选择字号:

  总喜欢吃奶奶烧的锅巴,因此,也总想起那如同锅巴一般惹人回味的童年,那清香飘逸的童真,那无忧无虑的童趣。

  幼时,有一段时间是在乡间度过的,每天小桥流水,绿野遍里,有时和伙伴一起打打闹闹,奔跑在一条充溢花香的小路上,一边喊,一边叫。阳光慵懒地洒了下来,于是,花香里有了阳光的味道,小路上有了阳光的颜色,我们心间有了一抹来自阳光的温暖。当然,玩累了,最惬意的事莫过于拉着伙伴,跑回家从锅底抠下锅巴来分享。奶奶做的锅巴最好吃。

  乡里的饭都是“老灶饭”,这里靠墙的一面有两个火坑,火折子都是枯稻杆,一捆捆点着了用铁钳夹进去,一会里面就亮堂堂一片,接着可以看见一个黑漆漆的山丘似的东西倒挂下来,那便是锅肚。此刻灶中正烘煮着米饭,不过,等饭烧熟后还得多添两把火,这样上面的饭便更香更软,贴着锅肚的便成了锅巴。

  袅袅轻烟自锅缝中溢出,掀开锅盖,取出上头的糯饭,一阵浓郁的米香随着蒸气迎面袭来。于是,大家都迫不及待地伸出手,踮起脚,拥挤着争抢着去抠锅巴。有的两手拿不下了,便在嘴里也咬一块;有的拿着一块已心满意足地啃了起来,大块朵颐。而我呢,总是拿一张纸垫着,把锅巴剥碎成一小块一小块再送进嘴中。一时间,口腔中尽是锅巴的干脆,还略带着一丝咸味,轻轻咀嚼,不像吃煎饺那样油腻,可是还是脆脆的,香喷喷,于是乎唇齿留香,像是上瘾了一般忍不住再来一口,最后还把粘在嘴角的也舔了个一干二净,而且齿缝间也无残留,这便是奶奶的锅巴。尽管这吃食也很有限,可我们每天都会揣两个在兜里,当做零售吃,现在回想起来也十分享受。

  当然,关于奶奶的锅巴,我还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。记得是三四月份,油菜花开得很茂盛,已经齐人高,放眼望去,尽收眼底的是一片金色。我很享受这份时刻,不是因为那份美,而是因为那种多和密。要是我的锅巴也能长这么多、这么大就好了!老师说过:种瓜得瓜种豆得豆,锅巴应该也可以吧?

  我偷偷地捏着两瓣锅巴来到油菜花地边,蹲下身子一粒粒把它们分开,一阵阵焦香加杂着油菜花的清香扑面而来,将我包裹着,萦绕在鼻尖上。我吞着口水,忍着咬下去的冲动,轻轻拨开泥土,把它们撒进去,露出一个小脑袋。久久徘徊,最终我才离开。

  第二天清晨,当我欢快跑去观察它们时,却正见奶奶放养的几只母鸡正围成一堆,抢食我的锅巴,欢快地唧叫着啄着,我心痛不已,当即上前把它们赶走,又无奈地看着已碎烂不堪的锅巴粒,垂头唉叹: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这便也是乡里生活的趣事吧!

  很多年后,即使再没有吃食幼时的锅巴,也依旧感到回味无穷。也许留恋的不是那份味道,只是怀想童年的纯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