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热线:15379009688,0931-4809111   新闻邮箱:zglzw2012@163.com  QQ:1538783093  

设为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 : 兰州网  >  少儿频道  >  最新资讯

四川:一村一幼“撬动”凉山早脱贫


稿源:中国教育报 编辑:柳杨春 发布时间:2018-01-08 08:57      【选择字号:

  四川金阳县芦稿镇小学幼教点里,彝族儿童在辅导员的带领下做游戏、学普通话。屈辉摄

  中国兰州网1月8日消息 “冬天到,冬天到,树上喜鹊喳喳叫,太阳公公眯眯笑。”早上九点后,一束暖阳穿过大凉山冬日里的晨雾,把四川普格县五道箐乡沙合莫村幼教点的教室照得里外通透。屋子里,孩子们跟着老师的节拍晃着脑袋,一字一顿地念着儿歌。整齐而稚嫩的童声,让整个村庄都欢快起来。

  65岁的安子吉惹坐在学校门口的木桩上晒太阳,把手中的“兰花烟”咂得响,他4岁的孙女沙正英在幼教点上学。安子吉惹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孙子,几年前没有村幼教点时,孩子只能跟着父母到地里干活,“娃娃还没有锄头把高嘞!”

  沙合莫村幼教点是四川省近5000个“一村一幼”教学点中的一个。为了帮助民族地区幼儿过好国家通用语言关,从根本上阻断贫困代际传递,2015年8月,四川省在大小凉山彝区率先启动实施“一村一幼”计划,以建制村为单位,一个村设立一个幼教点,组织开展以双语教育、习惯养成教育为主的学前教育。

  2017年,“一村一幼”计划支持范围由彝区13县扩展到四川省民族自治地方的51个县(市),8381个村的幼儿都可就近在本村或邻村接受学前教育。项目的顺利实施,让越来越多的幼儿养成了好习惯、过了“语言关”,开启了更加光明的未来。

  打通读书“第一关”

  “以前接手一年级,数学课常常上得像语文课,得慢慢教他们汉语。”说起凉山过去的小学教育,五道箐乡中心小学教师王英直皱眉头。

  上个世纪,四川省的大小凉山彝区“一步越千年”,从刀耕火种的时代直接跨入社会主义社会。老百姓普遍没有学前教育的概念,加上家庭贫困等原因,往往是“羊放到哪儿,娃娃就带到哪儿”。接受不了良好的学前教育,学生便难过通用语言“第一关”,继而严重影响小学、初中学习。听不懂老师上课、难以融入学校环境,成了学生辍学的重要原因。据凉山州教育局调查,有的县高中毛入学率不到10%。

  普格县位于大凉山腹地,多数彝族村寨缺乏普通话交流的语言环境。如今,幼教点的辅导员都熟练掌握了普通话和彝语,他们凭借双语优势,用儿歌、游戏帮助幼儿掌握普通话。

  对比没上过幼儿园的孩子,从教19年的王英深刻体会到学前教育对儿童的深远影响。她说:“‘一村一幼’帮孩子们扫清语言障碍,进入小学后,他们学习热情更高、习惯更好、能力更强。”

  与普格县邻近的金阳县,凭借较为便利的交通发展青花椒产业,成为大凉山腹地经济发展较好的区域。近年来,金阳县的教育事业也如同其经济发展一样“蒸蒸日上”。

  金阳县芦稿镇小学校长卢应华2000年到学校工作,那时学生人数只有几十人。“现在,单是设在学校的幼教点就有278个孩子,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周围乡镇来的彝族孩子。”

  “过去,我们的想法是‘睡席梦思也是一天,睡石头也是一天’。”阿诺左诺听说学校里办了幼儿班,把两个孩子都送到了学校。他曾经到西昌和昭通等地卖花椒,汉语讲不好,账也不会算,做点小生意,总是“折本”。“现在,不能再让后辈吃没有文化的苦。”

  根据凉山州公布的数据,2015年前,凉山州农村幼儿园几乎空白,仅一年多时间,大小凉山彝区13县(区)学前三年入园率整体提高到82.66%,老百姓送孩子上学的积极性高涨,当地儿童入学年龄从5岁提前到3岁。

  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朱世宏说,“一村一幼”计划是创新发展学前教育、突破民族地区学前教育发展瓶颈的重要抓手。“‘听不懂’的问题将从这一代娃娃起逐步化解,让学生从‘要我上学’转变为‘我要上学’,民族地区教育乃至社会经济发展将由此进入‘良性循环’。”

[1]  [2]  下一页  尾页